总24期
TA    TA说
TA    TA说
新华三CAS: 云计算的“老戏骨”
文/TechECR 张戈
分享

“有两条技术路线可选。”时间回到2009年,紫光股份旗下新华三集团那时启动了计算虚拟化技术的研发,正面临着技术架构选择的“十字路口”。“ESXi和Hyper-V是封闭架构,价格昂贵且收费方式也比较严苛,对用户的个性化需求更不友好。Xen和KVM是开放架构,前者已经拥有Citrix、Oracle、Ret Hat等众多企业拥趸;后者则更受开发者欢迎,社区生态也更活跃。”

权衡再三,新华三集团最终选择KVM,这就是CAS虚拟化平台最初的由来。两年后,CAS1.0正式商用,经过五年的发展,CAS市场份额排名国产虚拟化软件第一。“可以说,CAS也是新华三转型的重要标志之一。”新华三集团云与智能产品线副总裁柳义利说。

曾经,虚拟化等于云计算

每次回看历史,总有不同的发现。

1999年、2006年、2013年、2015年这几个年份,对云计算产业都有非凡的意义。1999年,VMware发布第一款x86平台虚拟化商业软件,开启了虚拟化大规模商用的先河;2006年,“云计算”概念被首次提出,而2013年前后,中国出现了一批云计算创业公司,彼时云计算还被默认为虚拟化;到2015年,OpenStack开始进入主流企业市场,此时云计算才可真正称为云计算。

然而,行业关注的热点和市场的实际应用有时会出现偏差。参照此时间轴。2009年,新华三集团启动计算虚拟化研发,此时的虚拟化技术风头正盛,但尚在实验室中爬坡。到2015年,虚拟化几乎可以代表云计算,但其在行业内的知名度和曝光率,很快被OpenStack、容器、Kubernetes、裸金属等一众“小鲜肉”超过。以此为时间节点,在2015年之前,虚拟化就是云计算,就是ICT资源池化,此后,云计算的含义变得更加丰富。

但这并不影响新华三集团对CAS的“深耕”。

CAS的谐音梗是“擦拭”,它始终在“擦拭”着、焕新着云计算。早在2015年之前,CAS虚拟化平台已将自己磨砺成“老戏骨”,其在业内首创VEPA解决方案、DRX动态资源扩展解决方案,率先推出“全融合虚拟化平台”,实现计算、网络、存储、安全的全融合,而且在首次参加业界知名的SPECvirt虚拟化测试时,即以638.6分刷新虚拟化性能世界纪录。

显然,此阶段的CAS虚拟化平台,性能、功能已逐步领先,打磨出高可用(HA)、动态资源调度(DRS)、动态资源扩展(DRX)、零存储(vStor)等特性、功能。以此为基础,此后的不同行业领域的市场影响力自然水到渠成。在国家税务局“金税三期”项目,CAS虚拟化平台以第一的份额中标;云网融合解决方案也在浙江省政务云全面部署,开启了新华三集团政务云的全新阶段。更值得敲一下黑板的是,在计世资讯发布的中国虚拟化2015年市场调研中,H3C CAS市场份额排名,已位居国产虚拟化第一。

CAS是新华三的一颗种子

不止于此。

“虚拟化是云计算的基础,其不断与云平台、大数据协同,与容灾、备份等解决方案适配;同时,虚拟化也是桌面虚拟化、多云融合、虚机、超融合等应用场景的基石。”柳义利强调,虚拟化是科技企业综合实力的体现。

2015年首次位居国产虚拟化市场份额第一,这是新华三集团H3C CAS虚拟化平台此后6年市场地位从未动摇的开端。而后的2016年,H3C CAS平台成功入围中国电信虚拟化软件集采,且集采份额全部落地。

有意思的“巧合”,同样是在2016年,新华三集团占据中国政务云19.6%的市场份额,位居第一;IDC发布的《2016年中国HCI市场研究报告》中的数据也表明,新华三UIS连续两年市场排名第一,在桌面虚拟化(VDI)解决方案市场份额也长期位居市场前列。

也就是说,CAS更像是新华三集团的一颗种子,它是云计算的基础设施,更是新华三落地行业云建设、桌面虚拟化、超融合,以及容灾、备份解决方案综合实力的体现。新华三也正是借此综合能力,完成了从IT基础设施提供商,到数字化解决方案领导者的转型。

三分靠技术,七分靠打磨

“但虚拟化技术始终是三分靠技术、七分靠打磨。”刘刀桂是H3C CAS产品线总工程师,他强调,虚拟化平台所必须的稳定性和安全性,既要依靠压强式的技术研发,也要依靠不断的场景打磨。

2016年,新华三集团发布CAS3.0,一年之后其又推出CAS5.0。此两个版本的快速迭代,使CAS平台通过了中国电信严格的分层解耦测试,达到了“7个9”的电信级系统稳定性,以及从Hypervisor到Guest OS的全方位防护能力。

这正是CAS的核心优势所在。其实,虚拟化平台确实需要多些“市场阅历”和“见多识广”。产品从实验室走向市场,也确实需要多踩些“坑”。踩的“坑”越多,产品自然就越成熟稳定。而新华三集团正是依靠压强式技术投入以及不断的场景打磨历练,成就了CAS的今天。

如果论性能,CAS可以一小时实现部署10000台虚机,并在2015年和2018年,两次刷新全球SPECvirt虚拟化性能测试记录;论稳定,CAS可靠性达到电信级的“7个9”,连续入围运营商虚拟化软件集采名单;论适配,CAS更是经历过万余个项目的打磨,支持目前所有主流服务器、网卡、存储阵列,以及操作系统、行业应用系统。

不要误会虚拟化

这还不是CAS的全部价值。

“经历了10年的CAS,不仅不会被取代,反而只是刚刚到达高峰。”刘刀桂说。其实,容器、裸金属等技术“小鲜肉”取代虚拟化这位“老戏骨”的讨论一直甚嚣尘上,但仅限于没有意义的静态讨论。这就像燃油汽车会快速被新能源汽车淘汰,是一样的伪命题。燃油汽车目前也在迭代发展,“燃烧”着人工智能和代码,其与新能源汽车,势必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平行发展。

虚拟化技术也是如此。

2020年,H3C CAS 7.0正式发布,这正处于云计算产业的第二个分水岭。在上一个分水岭,云计算不再等同虚拟化,在2020年前后的第二个分水岭,多样化的技术走向融合,公有云将与私有云融合;云计算将与大数据、人工智能等应用融合;虚拟化技术也与容器技术,快速地走向融合。比如,VMware已经在虚机里运行容器,Red Hat也已经在容器里运行虚机。

新华三集团将第二个分水岭后的时代,定义为“云智原生”时代,此时,新华三发布的CAS7.0,可支持x86和ARM架构统一管理,同构和异构灾备管理,以及敏捷上云。“而这正是虚拟化的又一个事业高峰,虚拟化将成为智慧城市的基础,行业云和政务云的基础,更将成为'云智原生’的基础。”柳义利最后说。

分享到
关闭